点击关闭

晓光-网上流传一个段子: “3000元招不来农民工

  • 时间:

【春节档电影已全撤】

朱門風雲變,東廂塌了還有西廂,少有人過問蒼生。搜狐近日實行考勤新規,遲到一次罰款500元引發爭議,遲一分鐘也不行。一些員工覺得沒考慮互聯網特殊屬性,公司要求過於苛刻,有的吐槽罰款漲價太快: 以前一次5元,咱不能一漲就是100倍嘛。 張朝陽在直播中回應爭議時表示,企業在市場中競爭,都得讓每個人的投入產出比最大化,這樣企業才能生存,大家的工作才能保住。他說: “市場剝削資本家,資本家當然要剝削員工啦。”

薪,是冬天的柴火,更是螻蟻蒼生的命門。

文|內幕君本文轉載自公眾號:“地產風聲”

390年代以來,伴隨改革開放和城市化進程的加快,大批農民進城務工,時至今日,中國農民工數量約2.9億,80後占比超過半數。 這支龐大的農民工隊伍中,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群體多數從事“腦力活”,也就是所謂的“白領”;文化程度低些的多數奔走於製造業車間流水線,或者投身服務業,比如跑滴滴、送外賣、送快遞。 而沒有一技之長又想賺到可觀薪資的年長者,多數投身於建築、裝修相關領域。在發達的一二線城市,建築工人日薪高的可達400元。所以網上流傳一個段子: “3000元招不來農民工,只能招來大學生。” 玩笑之餘倒也說明瞭工人收入在不斷上升。 但現實或是一場紙面富貴。 由於“九八房改”後,建築市場競爭加劇,墊資施工成為“潛規則”,導致施工環節資金鏈緊張,環環相扣,一旦建設方、施工方、總包任何一方出現資金問題,最先殃及的一定是底層的工人。

5薪是柴火,是溫暖,是光亮,是風霜雨雪中螻蟻的希望。 無論如何,這不應該欠。

11921年的春天,北京政府財政困難,捉襟見肘下,直系軍閥斷了北京八所國立院校的教育經費和教職員薪金。 隨後八校教職員罷教罷工。 你想為中華之崛起而教書,人家“吱啞”一聲,高校的門閂已插上。 於是一群文人棄筆討薪,開始了頭破血流的鬥爭。那年六月的一天,北京《晨報》報道:李大釗被打得昏迷倒地,不省人事。 這場討薪抗爭前後拉扯了4個多月,直到7月底北京政府派人慰問教育界,並答應一些條件,才告一段落。 歷史的車輪滾呀滾,一路紅塵揚灑,掩埋不盡薪酸事。

4不久前,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與芝麻信用聯合發佈《2019年職場欠薪報告》,報告顯示,農民工仍是被欠薪主體,但人數和金額一年比一年少。 近幾年國家層面高度重視,對拖欠農民工薪資的行為打擊力度很大,風氣有一定扭轉。反而高學歷的白領、金領被欠薪的現象開始增多。報告顯示,在職場欠薪現狀方面,超過70%的人面臨欠薪問題;90後成為被欠薪人群的主體;一、二線城市欠薪占比接近60%。 因為白領遭遇欠薪的方式相對隱蔽,他們討起薪來比農民工更難。 例如,不少企業利用虛假年薪制蓄意欠薪,平時只發基本工資,剩餘部分承諾到年底給付,到了年底卻以各種藉口克扣: 業務沒完成、績效不達標、請假次數太多、公司資金困難…… 扣錢套路數不完,就問你要哪一款。 碰到這種情況,職工也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。 除了被欠基本工資,還有加班費、股權和年終獎等被欠薪的新花樣。福利縮水也是變相欠薪的一種。 農民工被欠薪有相對完善的政策保護,社會層面關註度高,加上他們團結,“鬧一鬧”興許能拿回辛苦錢。對比之下,白領討薪往往“胳膊擰不過大腿”。 2個月前,曾經風頭蓋過盒馬生鮮的獃蘿蔔被爆欠薪超3000萬,面對討薪員工,公司CEO李陽人狠話不多,只道兩句: 要麼我破產,現在公司賬上100萬,你們5000個人去分。要麼等公司發展起來還你們錢。 有個孕婦員工作為代表跟公司談判,事後被各種陌生短信和電話轟炸,員工懷疑是公司所為,被贈送了“呼死你”套餐。

2前幾天,在鄭州火車站,四個農民工湊28元吃了一頓散伙飯。 散伙飯在地板上進行,一個塑料袋平鋪作餐布。這頓飯有四道菜:一根雞腿、一些剝了殼的花生米、一瓶酒和兩袋烏江榨菜。 他們四個是山東人,2019年結伴到山西打工,春節臨近一起回鄉。從山西轉站鄭州時,他們想到“不知來年還能不能聚到一起”,就在候車間隙吃了這樣一頓散伙飯。 年底了老闆沒結工錢,只給每人發了200元當路費。 其中有位姓李的師傅抿一口酒後說: 這瓶酒18塊錢我們平時捨不得喝,這個炸雞腿分成四份,一人一份。 最近一周,微博上還有另外兩個關於酒的熱搜:深圳國企辦年會一晚喝掉16萬茅臺(600519)、貪官家藏4000多瓶茅臺往下水道倒也倒不盡。 深圳茅臺事出之後,大路朝天,網上輿論向兩邊,一些網友說“這些蛀蟲也太猖狂了”,也有人認為“一定是被整了,16萬其實不多”。 對於“家藏4000瓶茅臺”的看法,網友倒是一致,上來就送兩個字“無恥”。 倒茅臺的男主王曉光原是貴州省副省長,在位期間是一名“股神”,他的股技一般人學不來。 企業主違規操縱所控制公司的股票價格,並將內幕消息釋放給他,他再以“借款”名義找人家拿錢當本金入市。為了逃避監察,王曉光將賬戶掛在親友名下。 通過一次次空手套白狼的操作,王曉光股市交易額達4.9億元,盈利達1.6 億元。 案發之前,看到王曉光彎腰在衛生間里倒茅臺,他的妻子感嘆: 扔也扔不掉,喝也喝不了,送也送不完,倒也倒不盡,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。